张家界旅行社 张家界当地旅行社 张家界本地旅行社 - 搜索 关键字:
今天是:
现在位置:张家界旅行社->旅游指南->民俗风情 -> 大山的雕像——关于一个战争的神话传奇
 
大山的雕像——关于一个战争的神话传奇
来源:张家界旅行社 | 作者:金克剑 | 编辑:WWW.ZJJLXS.COM | 访问次数:
[1]
    【大山的雕像】
    ---关于一个战争的神话传奇
   世界上很少有像张家界这样把一场残酷的战争和一位杰出的历史人物附丽在一起的自然奇观。
   这是一部关于战争与自然美丽神话,是一幅关于“天人合一”的生态战争观念最完美的画卷。
    一、 亡命青崖山
  相传,七年寨最后陷落的时候,一个叫向大坤的峒蛮首领杀开一条血路,从百丈悬崖跳下钓鱼潭,逃出性命,并乘夜隐入石林茫茫的青崖山(即今张家界森林公园,下同)回到水绕四门老家。
    这是一个十分遥远的传说:北宋未年,有向氏土酋(一说姓相,石门人)因参加钟相、杨幺洞庭湖起义事败,亡命青崖山水绕四门落脚。传至南宋未,天下大乱,已长成人的向氏三子向龙、向虎、向彪,于是假“向王天子”之名,在水绕门揭竿起义。后被官军镇压,三兄弟败退至神堂湾,投崖而死。《慈利县南·卷三·地理》记其事:“青崖山……崇峦大谷,接连数县……峰截溪盘,随分异号,盖亦所谓赤县之奥区焉。顾菁谷阻秘,时萌牙孽山,有神堂寨,传南宋未有向氏某兄弟,负险称兵,败死为历,里氓立祠禳解,今上中下三天子庙,岿然犹存。”袁家界(今天子山一带)清代天子庙碑文亦载:“……赫赫向王,归隐神堂……宋朝匿迹,清世流芳……”
  就是这个“向王天子”,几乎把整座青崖山化成了一座神话世界,因为这里的每一个石峰,每一条溪谷,每一片森林,都与他征战有关,乃至于成了主宰这方土地的神灵。而更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个“向王天子”投神堂湾壮烈殉难之后160余年之后,这个地方以同一称号、同一故事、同一结果,再次演绎出向王天子大闹青崖山的传奇。而这个“向王天子”,居然还见之于野史、见之于最神圣的宗谱里面!
  这个人,就是向大坤。
  相传三兄弟之中,长子向龙遗下一脉,隐居水绕四门。传至六十一世肇荣,生了八个儿子:大雅、大朝、大乾、大坤、大元、大亨、大利、大贞。民国十七年版《向氏族谱》有段十分珍贵的记载:
    大坤,今石门潭村、落村、澧州二神潭等处之后裔。公弟兄始困于明玉珍,继近于明将傅友德,而廷芳、景仁、大亨先后战败,殉难报国,复仇难言,惟有解卸兵权,高蹈远引耳。父子游湖南辰、常、吹角齐军,建邦立帝,僭称王号,曰“向王天子”。子孙分居沅陵、桃源颇多。子三:至道、至德、至善。
这个向大坤,化装成道人“游湖南辰(州)、常(德)”,其实就是从七年寨消失后,携三子一女(至慈)秘密串联各峒蛮,为“吹角齐军”,再次高举义旗,向明王朝宣战作长期准备。
    洪武十八年(1385),向大坤准备就绪,正式在水绕四门宣布建立“天国”政权,自称“向王天子”,并设立国家机构。他先封张国良为军师,又授三子一女至道、至德、至善、至慈为龙、虎、豹、凤四大上将军;封四十八峒首领为大将军(按:《九溪卫志》载:“洪武元年,辰澧乱……邓愈率杨景、黄彬出澧州,克四十入峒”即此);构筑垭门,江垭、三关寺前三关、温汤、教字垭、苍关峪后三关及闸口、百丈、索口(今索溪大坝坝址处)内三关等。并依青崖山八百条峡谷、三千座石峰所形成的风水布“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阵门;又筑黄石寨、腰子寨、夹寨、青崖寨、羊寨、杨子寨、扁桶寨、粟谷寨、青狮寨、灯笼寨、保月寨、躲官寨、啄鼻子岩寨、杨家寨、乌龙寨(又称“土匪窩”)等十八寨;还在袁家界开荒屯垦,积蓄粮草;在矿洞峪开矿炼铁,打造兵器;在松子岗(今袁家界之下坪)修造天国皇城……
    二、 神话的战争
  和历代武陵土家义军一样,第一战必夺慈利,然后以此为据点,左克石门,右占沅陵,直逼常德。朱元璋才平息江西亲龙泉一帮农民自立“顺天王”叛乱,不曾料九溪蛮又出了一个“向王天子”。搞“多中心”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命楚王朱桢率征南将军汤和、副将军周德兴,领兵10万征讨。(见《九溪卫志》)向军抵敌不住 ,便向青崖山撤退,明军一路斩杀,连拔三关寺、闸口关,占据军邸坪(今武陵源区府所在地),两军隔溪对峙数日,酝酿一场决战。
    下面的战争,就是按照这些地名串成的线路进行的:
    接火桥:双方在一石拱桥交战。桥在百仗峡内,今存。
    百仗峡:两军在此成胶着状态反复拼杀百余合。
    尸骨塌:为两军陈尸之地。
    插旗峪:向军作战指挥部,在此插旗。
    化旗峪:向军败,密令拔营,沿路焚旗设疑。
    树旗峪:在此重树战旗,伏击明军。
    锣鼓塌:在此鸣锣击鼓,与明军决战。(今张家界公园旅游镇所在地)
    卸甲峪:向军毕竟人少势薄,丢盔弃甲,继续败退。
    琵琶界:向军驻此山头休整。向至慈秋夜悲弹琵琶,因以得名。
    琵琶溪:向至慈悲弹琵琶,泪水成溪。
  乱窜坡:向军分两路撤兵,一部自今“乱窜坡”上袁家界,一部沿金鞭溪与水绕四门守军会合。明军尾追不舍,进攻“乱窜坡”时,遭向军滚木礌石阻击,打得明军四处乱窜。
  水绕四门:两军在水绕四门展开争夺战,栅破。四十八大将军战死。向军一路自矿洞溪逃往天子山,一部由向王天子亲率杀出重围,沿溪溃逃。
  落马峪:向王天子在此落马,几乎全军覆没。
  神堂湾:向王天子率八百残兵撤上天子山老林,凭险困兽犹斗。周德兴久攻不克,遂在周围林中暗挂千百马铃,整日风声鹤唳,数月不止。此所谓“饿马摇铃”之计。向王天子弹尽粮绝,自知气数已尽,无力回天,便朝天长啸三声,投神堂湾而死。八百义军亦追随而跳……
  关于这次战争的史实性,清代编修的《覃氏族谱》可以佐证:“七世文聪袭任安抚使,慈利向天王等作乱,煽惑诸峒蛮。时出攻掠,独公恪守臣节,不与其乱,朝廷嘉其忠义,赠怀远将军。
  一场规模并不赫然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而令朱元璋始料不及的是:这个地方很快就成了神话的世界,成了民间文学的原生地。清未民初印行的《永定县乡土志》载:明时土司有向天王者,曾梗化。大兵征之,围困于神堂濠,人马皆饿死,至今风雨阴夕,犹闻山谷中马嘶人吼,若有神灵,土人因立庙安之,乃不为厉。
  所谓立庙,是说向王天子殉难后,四十五里天子山乌天黑地,日月不明,五谷不生,朱元璋只好下令建天子庙,建一座,亮十五里,连建三座,天子山才云开雾散,重见光明。后来,在老木峪、龙尾巴又各修了一座天子庙。至今,当地土人还记得中天子庙嵌“向王天子”四字作的一副对联:
  向以称王,威严赫赫三千界;
  天其有子,俎豆馨馨亿万年。
  民间传说,向王天子死后,他和他的将领们大多化成了石头而成了当今的著名景点,比如:向王天子化成了惟妙惟肖的“将军岩”,他的千军万马化成“神兵聚会”,他批文书的文房四定分别化成了“御笔峰”,他的龙椅化成了“天子座、金交椅”;四十八峒首领化成了“四十八大将军岩”,一仙女搭救向王天子的那条腰带化成了“仙女桥”;向王天子死后,一仙女为他散花招魂,化成“仙女散花”;一草药郎中为抢救向王天子,在十里画廊百丈崖壁上采起死回生灵芝草被摔死,化成“采药老人”;向王天子的”“天书”则化成“天书高挂”向王天子拜五洞酋长为帅,畬刀沟就有“五将拜帅”;杨景五女替父赎罪征南蛮,老磨湾就有“五女征南”;连索溪之名,都是“以南宋驻军讨向得名索”……
  就这样,完成了从人到神的演变、塑造,而这神话中的具像与自然中石峰的模拟形态之巧合、之逼真、之传神、之合理、之美妙,在世界上都是极为罕见的。
  但是,关于南宋“向氏某兄弟”和明代向大坤为什么要共同打“向王天子”的旗号,史无确证。《永定县志》载:“向王天子庙在老木峪,神不详由来。”
  奇怪的是湖北《长阳县志》等也赫然记载着“向王天子”的大名:“向王庙在高尖子下,庙供廪君神像……但呼为向王天子而不审所由来。”据查,长阳、巴东、鄂西及湘西北广大土家族集聚区,“向王天子庙”多不胜数,且不少供巴廪君像,因此,有人就疑为这个巴务相廪君就是向王天子。清代土家诗人彭秋潭就是持这一说的,且读他的《长阳竹枝词》:
  土船夷水射盐神,巴姓君王有旧闻。
  向王何许称天子,务相当年号廪君。
  至于“向氏兄弟”向大坤所假的是否就是这个“巴廪君务相”,还值得进一步研究确认。如果是,至少可以证明向氏一脉土家人应该属于廪君种---即巴人的后裔,
  历史上假“圣人”、“神仙”。“真命天子”、“替天行道”之类的幌子号召百姓加盟的衣民领袖,不乏其人,如陈胜、吴广、宋江、黄巢、张角即是先例。覃垕反明,不就是以身上的“三条肉龙”---“真命天子”“以”“煽惑诸峒蛮”的么?
  从巴廪君被神化,到向氏某兄弟、覃垕、向大坤的被神化,既是历史的局限,也是人类共同存在的“英雄崇拜”心理所致。
  哲人卡莱尔说:“英雄崇拜,对一个最高贵的神似的人发自内心的炽热而无限的敬慕和服从---已成为一种图腾、宗教。”其实,说穿了,世界的历史,人类的这个世界上已完成的历史,归根结底是世界上耕耘过的伟人的历史。他们是人类领袖、是传奇式人物,是芸芸众生踵武前贤,甚至不妨说,他们是创世主。这也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去审视一个被打上政治烙印的观点:类似七年寨、张家界这样的“蛮叛”之战,究竟怎样评判谁是“正义”或谁是“非正义”?
  恩格斯对此现象曾有过论述:“王权在混乱中代表着秩序,也代表着正在形成的民族(Nation)而与分裂成叛乱的各附庸国的状态对抗。”
  统一是必然,是一种走向大治的进步,除了王权,还是一种民心与合力的张扬。对抗也是必然则对抗者促其统一者使进步走向成熟的进步,是另一种力量的宣示。
  向王天子牺牲四年之后,他的另一战线的盟友夏德忠再次在天火岭高举反叛义旗。《明史》载:二十二年二月,湖广安福所夏德忠结九溪峒蛮攻掠。后败退于大庸之七星山,建上、中、下三营,遭东川侯胡海、晋宁侯陈恒、靖宁侯叶升10万官兵镇压,被俘后斩首于南京。
  说也巧,再三年后,曾经以屠杀士蛮有功而封候的周德兴因以子犯法连坐致死;叶升则涉通倭内奸胡惟庸党案被朱元璋断头。
  现已从大庸民间文学集成中查证:从朱元璋到邓、杨、周、叶者流,均无一人有神话大本土自然山水中流传。土家人拒绝他的敌人进入自己的图腾宗教领域。
   天子阁赋
  天子山,昔向王之领地故居也;武陵源,今世界之自然遗产也。原始苍凉,洪荒莽荡。伏神工鬼斧,辟福地仙源。毗永保而连龙桑,汇溇澧以注洞庭。庸人南迁、避秦乱而栖蛮野;土著世处,垦桑田以衍子孙。刳树伐柯,披葛衣以筑屋;火种刀耕,播黍稷而营生。枯藤老树,常留猎户叉痕;峭壁悬崖,犹印药家足迹。对苍穹之长啸,是酒汉子;听草莽之放歌,为山村姑。作息在时,全凭岭上日月;得失 随分,懒问山外荣枯。
  阴晴难料,盛衰无常。恨王土扩张,苦生灵涂炭。有土酋豪杰,称向王天子。举义旗而造反,抗皇权以求生。暴君悖逆,黩武穷兵,灾累黎庶,难殉谷渊。  志成千古遗恨,史册垂万世英名。
  星移斗转,岁序更替。人民解放,大地重光。励精图治,开发旅游。壬申秋爽,霜露菊香。有深圳二名士,曰李灏王从孚,燕游此地,欣赏斯山,惊景物之神奇,感民风之古朴。慷慨解囊,倡议建阁。期庥一方风水,蔚起百代人文。癸酉荷月,破土奠基鸠工庀材,餐风披露。讵料洪凶肆虐,山泽溃崩;奈何工程告辍,事败垂成。幸得深圳名贤,不忍前功尽弃,再接再厉;尤劳本境志士,筹措多方奔走,同得同心。时历三载,功千大成。斫荆棘而为峻宇,画栋雕梁;易土石以作高阁,凌云摘斗。九畴定矣,玉柱擎瑶台之负;万象生焉,金瓦映太极之虚。
  登阁凭栏,临风把酒。眼收六合苍茫,帘卷一轴锦绣。缠清流而作罗带,饰果以为佩环。林涛动地,犹似万马千军征战去;雾霭弥天,几疑三江四海弄潮来。仙姬洒阵阵红雨,迓迎宾客,香篮叠翠;天子裁层层彩云,发为文章,御笔生花。至若天台捧日,西海流瀑;千山鹤唳,尤壑松啸。烟霞逐峰影共舞,溪声偕鸟语和鸣。索溪峪龙盘东麓,张家界虎踞南屏。盖所谓群仙朝阁,众姝联袂也。君不见,三千奇峰乱斧劈,八百秀水破川来。虽天公之独厚,亦造物之标新。
  心思悠悠,天籁杳杳。百伏峡,鼙鼓激越;神堂湾,杀声依稀。深谷剑戟锈,荒垒尸骨枯;悬崖几点梅,泣鹃一腔血。铜像巍巍,贺帅仰天笑浮云;铁马萧萧,战士慷慨唱大风。对昊天以叹惋,人神安在?吊古今之英雄,得失奚评?
  往事已矣!今朝若何?赞深圳士,疏财仗义,筑楼建阁,情深似海;感武陵人,树碑立传,纪勋彰善,谊重如山。问宇内墨客骚人,谁来登楼作赋?看天涯游佳宾,自当引吭高歌。但求国强民富,华夏皆成乐土;惟愿河清海晏,瀛寰尽是桃源。垂功业于万代,慰英烈于九泉。
·湖南西部(张家界)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电话:400-607-2799
·热线:0744-8886622 / 8886611
·地址:张家界市华天城铂金大厦六楼
相关文章
我要说两句
用 户:
内 容:
验证码:
查看留言
热门旅游线路推荐
张家界旅行社地接 Copyright 2010-2017 Www.Zjjlxs.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1012673号-30
版权所有:湖南西部(张家界)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地址:张家界市大庸路华天城铂金公寓六楼 邮编:427000
电话(Tel):0744-8886622 / 0744-8886611 传真(Fax):0744-8882218
7×24小时咨询热线:400-607-2799(免长话) www.cnzhangjiajie@qq.com